博宝艺术家 >资讯列表 > 阿布个人官网
销售作品
欣赏作品
浏览
224156
分享
840
粉丝
2679
+关注
更多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个人考古学”即将在肖恩·凯利画廊开展

时间|2010-05-06 10:33:37

来源|艺术家

作者|阿布

352

收藏

博宝文化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肖恩·凯利画廊(Sean Kelly Gallery )欣然宣布他们即将展览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作品“个人考古学(Personal Archaeology)”。展览将于5月8日上午10点面向公众开放。展览不存在开幕招待会。



  阿布拉莫维奇


  “个人考古学(Personal Archaeology)”是对作为开创性艺术家的阿布拉莫维奇创作发展的一个深层度观察,从其1970年代的行为作品开始,直到2010年的最近大多数作品。


  “私人考古学(Private Archaeology)”,在第一家画廊展览的雕塑,以前还从未在美国展出过。这件从1997至1999年的高度个人作品包括一个大木柜,里面很多抽屉里展出了阿布拉莫维奇生活中的工艺品。观众们被鼓励通过抽屉看各种展示物和阿布拉莫维奇收集的纪念品。


  从1972年起,阿布拉莫维奇开始以自己的身体为试验材料,通过制造险境及各种自残的手段进行有关身心极限的思考。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是“节奏系列”(Rhythm)。在这些作品中,艺术家或将自己置身于浓烟烈火之间的木质五星(带有某种象征性的“五角星”造型在她以后的创作中曾一再出现)围栏中直至烧伤昏迷、濒临窒息,最后被抢救出来(《节奏5》Rhythm 5, 1974);或者服用下大量的精神类药物,在身体和意识陷入混沌之后等待缓慢复苏(《节奏2》Rhythm 2, 1974);或者重复表演用数把利刃在指缝间进行飞快扎刺的俄式杂耍(《节奏10》Rhythm 10, 1973)。


  展览还将开辟一个完整的画廊来展出阿布拉莫维奇早期行为艺术“Rhythm 10”的图片,图中她拿小刀快速刺伤自己张开的手指,每次刺伤手指时就改变一下刀。她重复了两次这一过程,磁带录下这一过程,这样她就可以模仿第一次的动作了。


  阿布拉莫维奇的照片选集装置在主要画廊,观众可以观看这位先驱行为艺术家的艺术进化过程。诸如作品Rhythm O, Lips of Thomas, 1975年的《托马斯之唇》(Thomas Lips,该作品1993和2005年曾被艺术家两次再度表演过),被很多人视为阿布拉莫维奇艺术生涯中的一件标志性作品,《移动骷髅》(Carrying the Skeleton)和2006《清洁房间》(Cleaning the House),这些作品绘制了她40来年的职业轨道。主画廊也包括她的最新录像作品,是阿布拉莫维奇令人震惊的照片。她的脸被金叶遮盖住,眼睛盯着观众。金叶的模糊皱着是录像里唯一运动的,吸引观者走近进一步观察,结果人们终于发现他们原来被阿布拉莫维奇直直逼视着。



  Thomas Lips



  《移动骷髅》(Carrying the Skeleton)



  《清洁房间》(Cleaning the House)


  阿布拉莫维奇于1946年生于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毫无疑问她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 艺术家之一。现年64岁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 早年曾接受苏式美术教育,从事绘画和装置创作。她的行为录像装置作品《巴尔干巴洛克》参加了1997 年的第四十七届威尼斯双年展,并获最佳艺术家金狮奖。她的作品出席了世界范围内很多重要的收藏品场合:纽约现代博物馆; 纽约古根海姆所罗门R博物馆; the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巴黎Centre Georges Pompidou; 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the Van AbbeMuseum, Eindhoven, Holland;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和伦敦泰特美术馆。



  《巴尔干巴洛克》


  “个人考古学(Personal Archaeology)”还将在MoMA举行展览。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The Artist Is Present”,该展览将持续到5月31日。在MoMA首个行为艺术家首场回顾展中,阿布拉莫维奇在整个展览期间的白天都表演,总共时间为700多个钟头,是她的个展生涯里最长的。阿布拉莫维奇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展览馆中庭里,邀请观众们坐在她的周围随便多久,只要展馆不关门。同时展览还附有一个目录。


  纵观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四十年来的艺术实践,实际上是与当代行为艺术的发展史息息相关的。“欢乐并不能教会我们什么,然而,痛楚、苦难和障碍却能转化我们,使我们变得更好、更强大,同时让我们认识到生活于当下时刻的至关重要。” 阿布拉莫维奇曾如此表述自己对欢乐与痛苦的价值判断。我们需要思考的不光是她的那些行为艺术作品本身,还有她的生活经验和人生历程与其所献身的行为艺术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之间的关系,它们是完美融合、彼此贯通的整体,还是各自独立,需要极端凝聚状态的特定片段?也许生活原本就是一件大而无形的作品,时刻鲜活,充满刺激和惊险,只是我们很多时候陷于麻木,直到被有时化身牛虻的阿布拉莫维奇咬上一口,才顿感痛楚,警醒起来。

返回顶部